薈萃人文 / 好文分享

那些說不出口的工作

author


 /陳怡文

 

慢慢的我發現自己的那些零零碎碎的理想工作狀態其實讓家裡長輩常常難以啟齒。就比如說:我兒子是設計師,或是我女兒在做廣告設計,這個算是很好開口的,掛在嘴邊也有那麼一點時尚感。一般來說好像沒有人會說:我小孩是藝術家(工作者),或是說我小孩夢想是以創作還有展覽維生。

這些職業好像充滿了神秘的色彩。但是無人過問,就像通常我會被介紹成:她專門在做包包的。(天啊!不是這樣的)(我心裡面會吶喊一下)又或者會被含糊帶過:喔!她都在做自己的事情,就弄她的東西。(東西,多麼含糊曖昧的字啊!)有時候也會被開玩笑說是專業養狗人。但是這有多令人不開心也就只有我自己知道了。有種種原因所以我只能在家裡過活,沒有一個真的可以好好舒暢畫圖的地方,就是勉強在樓頂會漏水的加蓋(以前是書房),那裡我可以躲起來畫。最近都是在撿一些不要的紙板來畫,像日記,或是像很想說話那樣的畫出來。

以上是我在朋友車上隨意聊到的,那時我們正往藝術家 Joseph Visy 的工作室的路上,那是一個很大的石材工廠,朋友的朋友的先生牽線介紹他在裡面的一個小小鐵皮屋角落工作(創作),網路上可以找到這個人的資料並不多,一開始看到作品的照片時,覺得有東歐氣息。我想的跟事實不遠。朋友說他是個匈牙利人,住在法國。後來2001花蓮的石雕藝術季來到這裡,然後隔幾年後就一直在這裡了。本來我朋友找我說有個有趣的人想讓我看看作品,我有點擔心我朋友要介紹什麼素人藝術家(沒有貶意),但是看了以後覺得心裡好溫暖。

是的,冰冷的石頭當然有溫度。當你看到在花蓮街頭藝品店那些俗氣的紀念品居然被他很聰明的運用到作品裡面的時候,覺得就好像人生看到了一些希望一樣的開心。玉鐲還是瑪瑙手環變成雕塑的髮飾,紫水晶不值錢的廢料,變成女人手上的寶物,自然發光。不同顏色的大理石變成他們身上的衣服,衣服上的圖樣,還有一些變成了一個個有趣的髮型。

我跟朋友笑着說:每個都好時尚。還有那些來自於大自然轉變成似乎抽象或是幾何的形狀,我想像這樣的作品如果放大起來放在公共空間一定很好看。

Joseph 像我知道的許多這條道路上的人一樣,不愛講話,也不愛解釋作品,我們每次都會以為我們的作品本身就會說話了。仔細看每個不同石材以及顏色質感的處理方式,不難想像他是一個很老實默默工作的人。外面的工作區有一些尚未完成的作品,廠房裡排列順序井然的器具,也可以感覺到生活不容易的部分。

道了再見,說希望下次有機會再來找他。跟朋友在車裡開了幾個玩笑,用有點好笑的方式調侃一下我們自己。藝術能做的就是讓我們心靈富足呀!!(笑)我跟朋友說:你看我是不是每次看起來都很開心!?然後我們又笑了。

好好的一步步地走就可以了。



陳怡文

1980 出生於台灣,花蓮

2006 法國國立高等巴黎賽爾齊藝術學院 國家造型藝術文憑 ( 2006-2009 )

2004 國立台灣藝術大學 美術系西畫組學士 ( 1999-2004 )



Education Leads to Hopeland